全国城市幸福指数大排名

来源:中国经济周刊 发布:2012-03-21 06:19 阅读:

国际经验显示,当收入水平越过中等收入线后,影响经济发展的因素将从生产边向闲暇边转移,也就是我们说的制造业向服务业倾斜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国民拥有多少闲暇,如何拥有,又如何使用这些闲暇,会越来越成为经济发展的决定要素之一。

今天,中国经济高速发展,并开始放缓后调整质量,而我们关注闲暇经济,掀开硬币另一面的时机也同时到来。

今年是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的第六年。“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(2011-2012)”携手国家统计局、中国邮政集团公司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、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闲暇经济研究中心,历时4个多月,描绘2011年中国经济脉络走势,探测未来发展的内驱力。

本次调查的一个新特色在于,增加了对国民闲暇时间和闲暇活动的调查,不但从消费、民众注意力、经济预期等方面反映了客观民意,也从闲暇和生活方面反映了未来中国经济转型的微观基础所在。

70%的人每天休闲不到3小时

今年,我们首次对国民的休闲时间数量进行了调查。70%的受访者,日均休闲时间少于3小时,从国际对比来看,这部分人处于奔波劳累、闲暇缺乏之中。还有8%的受访者表示几乎没有休闲时间,忙碌不堪。

总体上看,中国人的休闲时间不太充分。这吻合了大多数百姓的直观感受,也吻合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阶段:处于经济腾飞阶段的工业化国家,休闲时间基本上都偏少。如1960年代的日本和韩国,以及后来的亚洲四小龙。

从经验数据看,休闲时间和经济增长率大致呈反比胀率呈反比的菲利普斯曲线。但是,劳动经济学的理论预测是,随着经济进一步增长,休闲时间和经济增长有可能出现同比增长。休闲时间增加是一种福利体现。如果说国家需要转变增长方式提高增长质量的话,个人的增长质量提高就表现为拥有更多的休闲时间和健康寿命。因此,休闲时间在这里成为国家和个人在增长方式转变上互通有无的桥梁。

北方城市比南方城市幸福?

休闲时间较少,意味着什么?

社会学和行为经济学的研究显示,休闲时间充裕有助于提升幸福感,而休闲时间少,过于忙碌,会降低幸福感。

本次调查显示,在我国现阶段,幸福感主要由收入决定,同时受其他因素的影响(如休闲时间、健康状态、婚姻质量等)。这种幸福感的收入决定论迎合了目前中国经济的工业化特点,但从休闲等其他影响因素的分析上,也可以看到未来中国人幸福感的需求走势。

根据调查,休闲时间排名前十的省会城市(十大休闲之城)是:贵阳、海口、广州、杭州、拉萨、成都、重庆、太原、福州和长沙。幸福感排名前十的省会城市(十大幸福之城)是:拉萨、太原、合肥、天津、长沙、呼和浩特、石家庄、济南、银川、重庆。

可以看出,休闲时间多进而幸福感也强的城市占了四席:拉萨、重庆、太原、长沙。这四座城市,幸福感之所以跻身前十,除了由其市民收入水平的提升决定外,市民拥有较为充分的闲暇也是理由之一。

另外六座休闲充裕的城市没有进入幸福十强,主要的原因是收入水平和个体因素(健康状况、情感质量等)拉了后腿。

在此,有两点值得注意。一是,十大休闲城市中南方城市占了八席,这些城市环境优美、服务业繁荣,展现出很好的休闲经济特点,未来可持续、健康发展的潜力大。二是,十大幸福城市中北方城市占了七席,这些城市最近几年GDP增速显著,收入带动幸福,实现了短期内的经济发展和民生幸福互相促进。在一定时期内,北方城市市民的幸福感将紧密和收入提高挂钩,但是,幸福感提升的幅度将越来越受休闲、健康、情感质量等因素的影响。

本次调查显示,在感觉“很不幸福”的受访者中,有19.31%的人没有休闲时间,而在感觉比较幸福的受访者中,这一比例为4.52%。同时,引领经济增长的产业也需要向服务业调整,方能保证增长的平衡和质量。

年收入10万元是休闲门槛

忙碌的城市总有一些共同点:外来人口多、快餐店多、交通便利、物流兴旺、城强民富、跳槽现象频繁、品牌消费流行、交通事故多、排队多、人们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堪忧等等。而闲暇的城市却各有各的姿态:一张八仙桌,一壶浓绿茶,树阴下、门庭间,麻将、棋牌,是很多南方家庭居家旅行的必备单品,哪怕吃吃喝喝都是工作的状态。慢节奏的生活,不等同于游手好闲,当然也未必就是“有闲有钱”。

根据“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(2011-2012)”数据显示,休闲时间较少,也就是最为忙碌的地区集中在辽东半岛、长三角和京津地区。这些地区也是当前经济发展较快、收入水平较高的地区。

从这个分布看,闲暇经济研究中的“闲钱悖论”(有闲和有钱不能得兼、收入高的地区通常休闲时间少)表现得较为明显。尤其,人均收入处于国内顶端的北、上、广的休闲时间在所有343个受访城镇中的排名十分惹眼:北京的休闲时间排239位,上海排177位,成为中国最忙碌的城市之一,广州的表现勉强及格,排第95位,成为在休闲和收入上较为均衡的城市之一。

休闲,是对工作的替代,是种比较昂贵的商品,需要用收入来购买。在收入水平没有越过“休闲门槛”之前,在社保水平没有达到“休闲安全线”之前,人们无法实现“有闲有钱”的和谐状态。人们只能牺牲收入去换取休闲,或是靠减少休闲来获得更高的收入。

本次调查证明,年收入10万元大概是收入上的“休闲门槛”所在:年收入在2万元以下的较低收入人群中,12.01%的人没有休闲时间,休闲时间在1~2个小时之间的比例最大;而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的较高收入人群中,只有5.87%的人没有休闲时间,休闲时间在2~3个小时之间的比例最大,休闲时间在3小时以上的高达33.87% 。

发表评论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 中立 好评 差评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评论